2020上海夏季音乐节上海医药邀您共享
MISA 11th / A Cordial Invitation from SPH
 
如约 REUNION  
 
疫情下的音乐节
 
——两个问题和MISA 11th
 
还需要剧场吗?
 
1998年的电影《电子情书》里,男主角是家超级连锁书店的老板,女主人公经营着一家街角小书店,小书店面临被大书城挤垮的危险,女主角开始了挖空心思的战斗。最后,两位主人公鸳盟得谐,小店也摆脱了困境,书店书城和谐并存。如果在今天,两位婚后的日子恐怕都不会太好过,他们要面对的,是汹汹而来的网络书店。是啊,搁谁,都觉得网络方便,一样的事情,只需要敲击键盘、按动鼠标。
 
一场疫情,让古典音乐产业置身于类似的险境:过去二十年培养的观众消费习惯、和大型演唱会、影视院线等娱乐产业达成的和谐共存,会不会因为大家逐渐习惯于「线上娱乐」而走向衰退?相比受限的上座率和国际交往这些经营困难,行业可能的水土流失更令人惶惶不安。
 
在数字时代,我们聆听的意愿,不知不觉地被归类、被引流。网络世界内容丰富,但流量会让你习惯于「聆听已知」,现场演出里艺术家夹带私货的冷门曲目没有了,演奏的意外和偶然没有了,新旧朋友的意外邂逅没有了。英文里的心「heart」来自于篝火「hearth」,没有了几千年来围坐在篝火边交流传统,我们生活里的烟火气也没有了。MISA今年的艰难赴约,是因为我们不愿意看到现场音乐会的萧条与消亡。
 
今年演什么?
 
认定是对的事情必须要去做,如果不做,便少了个交代。正如巴顿将军所说,当你老了的时候,你的孙子过来问你,爷爷,二次大战的时候你在做什么?你不能说,孩子,我在加利福尼亚掏粪。疫情之下,哪怕国际艺术家无法入境、观众上座率不能超过30%,只要还允许演出,音乐家就得想办法登台。今年,我们就集结了来自祖国东西南北的音乐家同行们,一起在古典跨界的MISA做音乐家最该做的事:
 
  • 「震中」武汉的湖北省歌剧舞剧院,自疫情爆发中断演出以来的首场演出,将在上海,将在MISA
  • 广州交响乐团、昆明聂耳交响乐团、兰州音乐厅合唱团、上海交响乐团…等来自中国不同城市的音乐家们将齐聚MISA
  • 龚琳娜、李泉、霍尊、彩虹合唱团这些跨界明星,将和MISA艺术总监余隆、作曲家谭盾、歌唱家沈洋、黄英等古典大咖一起亮相MISA
  • 上海的学生音乐力量:学生交响乐团、学生民族乐团、学生合唱团等代表着国内最顶尖的学生艺术团体水准,十年来从未缺席MISA的小音乐家们也将在一个特殊的学期结束后,登上MISA的舞台。
 
今年的MISA为了适应线上传播的需要,也为了让更多的观众来到现场,绝大多数演出都取消了中场休息,室内音乐会将同一晚举办两场(闭幕演出除外)。期待在音乐会的现场重逢!
 
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·主厅
上海城市草坪音乐广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