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上海夏季音乐节上海医药邀您共享
MISA 10th / A Cordial Invitation from SPH
 
MISA十周年:为取悦,也为启发
 
音乐节是致敬的一种方式。
 
每个周末主办一场乐季音乐会,或是开放现场录音的在线传播,一年下来足够一支乐团刷出存在感,观众也尽可各取所需。但,我们还缺一个仪式,让大家共同靠近这个时代的古典音乐,向这个延续了几百年的行当致敬。
 
上海交响乐团的这个仪式始于2010年的夏天。十年下来一盘点会发现,原来我们做了这么多事。这种欣慰和感慨是十年前很难想到的——音乐总监余隆的初衷,是想把古典音乐以各种轻松的形式介绍给年轻的观众,于是聚起一帮相熟的音乐家朋友,在音乐季结束后来一次欢乐的聚会。另一方面,现在做得这么费神劳力,也是十年前没有想到的。吃力的原因,是因为经年累月,保证水准的同时还不能重复自己。原来已经做成的事,现在觉得还不够,并且很清楚缺陷在哪里。困难最大的,还是太想讲清楚十岁的MISA是怎样的一个音乐节,换成行话,叫做艺术身份(artistic identity)。作为家长,就说说这个孩子是怎么养大的吧:
 
MISA的演出,会为了流量取悦(to entertain)大多数观众,也会去做一些自认为启发观众(to inspire)的演出。前者费力,后者费神。
 
过去十年,MISA邀请了不少流量明星,如丹尼尔·巴伦博伊姆(2011)、皇家爱乐乐团(2010-2012)、克里斯·波蒂(2013)、罗拉·费琪(2014)、杰西·诺曼(2014)、纽约爱乐乐团(2015-2019)、岩井俊二(2016)、温顿·马萨利斯(2017)、亚历山大·德普拉(2018)…… 这些名字为MISA,也为古典音乐吸引了大量新的观众。
 
与此同时,如何为古典音乐的观众带来启发,是音乐节的另一项重要任务。
 
过去十年,MISA制作了十数台「独此一家」的音乐会,这些音乐会规模不一定大,但每一场都令我们如数家珍:
 
  • 布里顿为业余表演者创作的歌剧《诺亚的洪水》,MISA集结了上海四支学生乐团和合唱团,将创世记故事与中国的洪水神话结合,重新制作成户外实景歌剧。
  • 电影《红》《白》《蓝》三部曲问世20周年,我们请来了作曲家兹比涅夫·普莱斯纳对自己足以传世的配乐重新整理、首次在现场完整演出,纪念这部探讨自由、平等与博爱的伟大电影。
  • 2013年的龚琳娜还是一位极具争议的歌唱家,与专业人士的赞美相反的是部分媒体和赞助商的微词。MISA邀请她与上海交响乐团合作,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国内古典音乐机构。
  • 国产动画《天书奇谭》不但是中国电影史上的里程碑,其音乐更是主流视野里的遗珠。MISA投入一年的时间整理乐谱、重新制作为现场电影音乐会。这部制作已经收到了来自厦门、新加坡等地的演出邀约。
  • 80高龄的作曲泰斗史蒂夫·赖希的首次中国之行,作曲家不但亲自指导上交的演奏员排演了两部代表作,本人也登台演奏了开场曲。
  • 在一波商业大片被改编为交响音乐会的热潮中,MISA 费力大胆地选择了库贝利克导演天才却艰涩的艺术电影《2001:太空漫游》,理查·施特劳斯与里盖蒂的音乐响彻MISA。
  • 邀请极少复合演出的传奇摇滚乐队 「地下丝绒」与上交演奏员联合举办50周年音乐会,其他MISA以古典器乐合作的跨界歌手包括乌特·兰帕,玛瑞莎,彦斯·莱克曼等。
  • 委约打击乐演奏家、作曲家安迪秋保以乒乓球为乐器,创作了一部在Youtube点击量400万的乒乓协奏曲;委约钢琴鬼才法齐尔·萨伊创作的《中国狂想曲》被带到各大国际舞台反复演出。
 
……
 
除了音乐会,MISA从诞生起就与年轻人、与学生群体全方面地合作、成长,在音乐节平台成立的上海学生交响乐团、上海学生合唱团和上海学生民乐团都有了全年固定的排演计划;数十部由学生创作的音乐作品经过挑选、指导登上了音乐节的舞台;数千名参加过音乐节志愿者工作的年轻人从MISA的历史上走过,其中一些后来从事了与音乐相关的工作,更多的成为了MISA每年的固定观众。
 
站在十周年的坐标点上,忐忑的心情其实大于兴奋。回看过去的2018年,单北美一地就有近20个大大小小的音乐节宣布停办,这其中不乏举办了22年的林肯艺术中心夏季音乐节、举办了14年的 FYF Fest 这样的老牌音乐节。MISA由衷感激上海市教委自2010年联合创办以来始终如一的信任和对青年项目的指导。此外,近年来连年出资的首席赞助上海医药也让MISA对口碑的追求更有信心。
 
一个音乐机构最理想的状态,是大家对我们有信任,我们对大家有期待。下一个十年,就这么做下去吧。
 
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·主厅
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·演艺厅
上海城市草坪音乐广场